巴渝文苑|慈云古寺話滄桑
2022-08-12 15:36:16 來源:重慶文藝網

重慶高新區走馬鎮,地處重慶通往成都的古驛道,是成渝間往來客商重要的歇息之地。走馬崗山勢險峻,奇峰異木,有大小廟宇15座,尤以多子山慈云寺為最。相傳,慈云寺始建于唐,元明時期興盛一時,有“大和尚五萬五,小和尚不消數”之說。慈云寺風景優美,人杰地靈,有碑文記載:自走馬崗逶迤十里至山足,群巒疊嶂,疑無寺,然及度嶺穿谷,激聲錚宏與松濤協應。偶憩其間,頓忘塵事,神態俱清。旁有古碣,拂苔諦視。為明代內閣大學士王春石先生題留。他還游歷慈云寺,盛贊有十景;飛鳳照水,山城掛月,天馬騰驕,多子奇峰……明貢生張宗蔚也有詩曰:聽說慈云寺,深幽鎖二橋,山迥青峰合,溪曲白云飄,僧塔燈常在,杉松葉不凋,何年尋勝境,蠟履任逍遙。有廟產九千擔。

那么,環境幽雅、景色秀麗,氣勢恢弘、香火鼎盛的慈云寺,又是怎樣衰敗、損毀的呢?

相傳明朝未年,張獻忠造反,一時天下大亂。一天午后,有個衣衫褸爛的和尚,背了一個背篼,看去就象個叫化子,來到慈云寺化緣。那時,慈云寺還比較富有,和尚們一看到他那副模樣,都不愿答理他。只有一個叫徐回的和尚,是個做雜活的,為人忠厚、心地慈善,看到化緣和尚窮途潦倒,就對他說:“你來都來了,他們都不理你,你就到我的房間歇一會吧?!彼贿呎f,一邊把化緣和尚的背篼接下來,背到自己房間去。接著,端了一盆水讓他洗臉,又舀了一大缽稀飯,弄了一些咸菜叫他吃?;壓蜕邢戳四槼粤讼★?,就不想走了,直到天黑,也沒提要走的事。徐回也不好追他,就把床讓給他睡,自己打了一個地鋪,將就一晚。誰知第二天,化緣和尚竟生起病來,肚子拉得厲害,一天拉了無數次。第三天人就拉垮了架,躺在床上起不來了,還拉了一些在床上,臭不可聞,徐回也沒嫌棄,耐心地把他拉的臟物清理干凈,拿出自己的衣褲給他換,還把換下的臟衣服洗了涼干,又到山上去找草藥熬水給他吃。吃了幾次,化緣和尚的病就好了??墒?,他還是不提要走的事。

1

隔了幾天,化緣和尚的肚子上又生了瘡,開始時象指頭那么大,兩天就長到有雞蛋大了,還化了濃,又流血水又流糞,看起十分煩人。徐回還是沒有嫌棄他,又到山上去找草藥,舂爛后敷在瘡上。包了幾次,化緣和尚的瘡也好了,他還是沒說要走,一直住了兩個多月。

有一天,化緣和尚突然說他要走了,臨行時,他對徐回說:“我是重慶金竹寺的,慈云寺還隔一年零三個月就要遭難,不是廟毀,就是人亡。到時,你可以到重慶金竹寺來找我?!?/p>

徐回問他叫啥名字,他說叫僧老三。過了一年,張獻忠的人馬到了江津。言傳他走一路殺一路,雞犬不留。徐回想起僧老三的話,推算日期,恰好一年零三個月。他把經書、衣物等收拾停當,趕忙趕往重慶,走了很多廟子,就是找不到金竹寺。

有一天,徐回覺得背著行李沉,行走很不便,就把行李寄放在一戶人家,好再去找金竹寺。他寄放了行李出來,誰知一抬頭就看見了“金竹寺”三個閃著金光的大字,他喜出望外,急忙朝寺里走去,一會兒來到了一條河邊,看到那金竹寺矗立在水中,他朝水中走去,說也怪,那河水讓出一條路來。他繼續朝前走,終于走進了殿堂,起眼一看,僧老三正在念經。僧老三看到徐回,忙親熱地招呼他,互敘了別后的情況。吃飯睡覺,他都安排得十分周到,徐回便安心地住了下來。

到了第四天下午,僧老三問徐回:“你想不想回慈云寺?”徐回聽了很不舒服,心想:以前你打爛仗到慈云寺來,又生病又生瘡的,一住就是兩三個月,我都沒追你走?,F在我才住三四天,你就要趕我走?但他賭氣地回答:“我就是想回慈云寺了,明天就走?!?/p>

僧老三說:“那也好,我沒啥東西送你,你到我房間去看一下,如有中意的東西,你只管拿去就是?!毙旎氐缴先姆块g看了一陣,覺得沒有什么東西可取。后來,他看到了一個筆架,像一匹馬兒的樣子,他想,抄寫經書累了可以用來擱筆。他便向僧老三說,要那個筆架。僧老三滿口應承,并說:這是一匹金馬,好好保存,三日后或許有用。

第五天,僧老三送徐回出了金竹寺,剛走攏岸邊,僧老三說了聲你慢走啊,徐回想回頭道謝,卻發現僧老三已不知去向,金竹寺也沒了蹤影,只見滔滔江水,奔涌東去。徐回覺得茫然,急忙去取寄放的行李,可是,找來找去也沒找到那戶人家,他向別人詢問,都說不知道這里有個人家,他找了幾天沒有著落,只好朝走馬慈云寺走去。

到了慈云寺山下,起眼一看,滿山都是密密麻麻的樹木,他原先熟悉的上山的路,已長滿了灌木和野草,根本無法通行,他感到奇怪,心想:自己才離開幾天(幾天相當于幾十年,上界一天,相當于下界十年),怎么就變成了這樣?他累了,就在嵐埡口坐下來,摸出一支葉子煙,剛叭了幾口,就見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向他走來,他連忙起身施禮,問道:“老施主,慈云寺現在怎么了?”

老者嘆口氣,說:“唉,四十八年前,張獻忠的部將帶了一支人馬在廟里駐扎,看到廟里有很多糧食,想要全部搬走,因此與護寺武僧發了生沖突,雙方便廝殺起來,廟里和尚寡不敵眾,被殺得尸橫遍野,聽說無一人幸免?!?/p>

徐回聽了悲痛欲絕,抱頭痛哭,一氣之下,放火把山路上的野草燒了起來。這時起了一陣狂風,火隨風勢,燒出一條路來,當年徐回坐著吃葉子煙放火燒山的地方,就是現在走馬崗慈云村的火燒嵐埡。

徐回沿著火燒出的山路走到慈云寺,只見廟宇破敗,一片荒涼,進寺一看,空無一人,佛像大多斷手殘腳,再到四周一看,到處是一堆堆白骨,偶爾還有殘舊衣物。他耳邊仿佛響起,當年張獻忠的人馬和僧人激烈的廝殺聲。

徐回想:現在慈云寺的僧人,恐怕只剩我一個了,我要光復慈云寺。于是,他山下找農民協助,掩埋了那些白骨,現今慈云寺外半山坡長滿蕨草的無數荒冢,就是那時掩埋的。

后來,徐回歷盡艱辛,把僧老三送的金馬兒變賣了,重修了殿佛像,接納了幾個僧人,漸漸地又有了燒香拜佛的人,幾年后,慈云寺的和尚已達三四十人。

有年夏夜,徐回立于寺前,看著那棵挺五六個人才能合抱的老樹,繁花似錦,耀眼奪目,它的光彩照亮了整個慈云寺山谷。自此以后,慈云寺就越來越興旺了,徐回當了方丈,活了一百三十二歲,無疾而終。

慈云寺的香火一直延續至解放前夕?,F在慈云寺雖是一片廢墟,但上上下下的幾層殿堂,依稀可見當年的輝煌。2013年,重慶市文化遺產研究院受九龍坡區文物管理所的委托,對慈云寺遺址及其周邊進行了考古調查勘探和搶救性發掘工作。通過考古發掘,慈云寺是重慶地區目前已知的保存最好的古代寺廟基址,布局清晰,結構完整,具有較高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以及一定的科學、經濟、社會價值。目前已納入遺址保護范疇。

作者:重慶高新區走馬鎮文化服務中心鐘守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