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朝筆下的心與道(一)
2022-08-02 22:08:03 來源:重慶文藝網

藝術家簡介:

王朝,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重慶市水彩藝委會委員、民盟中央美術院重慶分院副院長、長江師范學院客座教授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2203007

藝術就像一面鏡子,憑借這一面鏡子對現實世界進行反映,這一說法本身并沒有什么問題,傳統與現代藝術似乎都認同這種說法,有所區別的是反映什么,如何反映,是僅僅照見和反映對象世界的外在形態,還是洞悉現實世界本質和反映藝術家的內心世界。青年畫家王朝近年來的一系列繪畫作品,主要是以現代城市景觀為題材進行創作,以他獨有的藝術語言反映了人與城市之間的現實關系,呈現人們在城市里的各種存在體驗,引起大家的關注,這種關注不是對城市外在形態的描繪和反映,而是作品所呈現的城市體驗與思考。

我把王朝近幾年創作的系列作品概括為城市幻象,這種經驗被當代的許多藝術家所親昵。就這一點而言,我并不覺得王朝所關注的題材有什么特別值得關注的。王朝有關城市題材的系列作品之所以被關注,其中很重要的一點是王朝在他的作品中提供了獨特的色彩譜系,這種城市幻象的色彩譜系不是程式化的造型規則,正好相反,王朝雖然擁有非常堅實的造型能力,但在這一系列作品的創作中,王朝回避了一貫的做法,有意識淡化忽略那種失去表現性的外在造型語言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2203010

所以,不少人對王朝的創作方式大惑不解,認為他的畫畫到一半時最好。在他自己看來,他所要不斷在畫面上追求的是大都市提供的迷離的空間與色彩變化,這種空間色彩變化往往不是一種單一的眼中客觀視覺的真實,而是通過身體和所有感官體驗到的現實,他說藝術家還要用身體思考,思想是身體開出的智慧。畫面里堅實的造型僅僅成為畫家表現澎湃激情的河床和堤岸,無法阻擋身體的欲望和夢想的激情在畫面里自由奔行。換一種說法,王朝在有意識告別固有的造型方式,力主讓藝術回到藝術家自由創造的原點,實現藝術的真正自由。藝術自由的含義是藝術家的自由創造,而不接受任何公開制約他的指令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2203012

我們生活在一個非?;钴S的時代,新與舊、過去與未來、傳統與現代、東方與西方都在現實生活里交織涌現。畫家希望通過記錄自己來反映這個時代,王朝創作的《城市幻象系列》,始終在圍繞現代城市的生活情境,畫家不斷地通過自己的創作向我們傳達他的一些個人生活感受。新鮮事情似乎每天都在發生,用王朝的話來說就是發生在生活中的小事情,人們甚至感覺不到這是時尚的發生,更不會想到它的文化意義及新舊生活方式的關系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2203015

它們作為都市的大眾文化代表了個人的現實生活的另一面,實際上也是現實人格的兩面性。這種趨勢在王朝的作品中反映得越來越明顯,他的—些近期作品逐步放棄了全景式的構圖,而趨向于近距離的觀察。與前者的理性觀點的介入相比,后者更關注個人的感覺與經驗。王朝的這些作品大多不是依靠現場的照片,而是依靠記憶,這種記憶當然帶有很強烈的主觀成分,它不僅是對場面的記憶,也是對現場感覺的記憶。在這種感覺中既包括對現實場景的選擇,也隱藏著對現實生活的態度與判斷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2203018

在談到對王朝創作《城市幻象系列》的藝術感受時,有人總喜歡從東西方文化的差異性來觸及王朝的藝術風格。在他看來,本土文化是自己不言自明的文化底色,但從沒想過將自己歸類,受內心的驅使,任何文化只要有吸引力,都會接受其文化的哺乳和影響,在各種營養中成長,這也是現代人的常態,情感與精神沒有邊界,不為自己畫地為牢。他特別鐘情于中國藝術,當然不是那種一招一式程式化的技法,而是中國藝術中那種遼闊的精神疆域和濃郁的人文情懷,近觀細品有微妙情緒與生命的質感,從整體上又能感受到融入天地的博大胸懷。所有這些讓他敏銳地感受到現代都市的內在旋律,這種旋律或許正是他自身生命的交響音樂,不斷在他的創作中演奏,永不停息。

微信圖片_20220802203021

王朝在創作中,有意識拋棄那種描繪性的造型手法,因而從表面上看并非一座城市的外在形象,整個畫面看上去無非是形色的抽象。所以有人認為王朝的繪畫遠離了真實。筆者并不這樣認為,相反正是王朝拋棄了那種外在的形象描繪,才獲得藝術創作之中的真正自由與內在真實。王朝在談到這一點時,也表露出他對所謂的真實的困惑,在現實中常常被各種真實所蒙蔽與局限,他顧慮的正是那種被普遍定義過的客觀真實。王朝認為自己的創作僅僅是一種偏見,一種個人化的感受,而不是一種人們普遍意義上的真實,似乎人人都可以在自己內心找到這種真實的答案。事實上,王朝所主張的偏見才是此時此刻的真實,是與眾不同的個體生命真實性,更進一步說,這種偏見才是藝術絕對的真實。

一一一節選自邱正倫

《城市的幻象——談王朝的繪畫藝術》